之前是大眼,这次是豆瓣,下次是啥?

我真的好喜欢看金大喜跳舞,那种自如,自信,和眼神里的光太美好了

每次无聊在b站上瞎翻翻 翻到大喜桃李杯的视频都还是会觉得惊叹和惋惜
我不知道为啥就特别看不得这种多年的辛苦努力和天赋最终却只能因为各种原因遗憾放弃的

有时候会觉得,二等公民也无外如是吧

时隔一两年再听到嘎露露你白姐声音出来的一瞬间竟然有点想哭!! :aru_0160: :0540:

文明真是一玩就永远的“最后一回合” :0540:

boosted

#爱梅光 小孩子贴贴:
——哈迪斯你看,是雪耶!
——这平时的魔法也能做到吧。
——可这是天然的呀,好漂亮!
@EmetWoL

日本人想要有Home键的新iPhone到了居然上了推特趋势榜的程度...
也太夸张了 :aru_0160:

ff14的台历居然只有日区商店卖! :bc019:

Arch Linux的Haskell更新太频繁了导致每次更新连带Xmobar都得重新编译安装一下也太难受了😣

凌晨两点半困成狗但就是睡不着 :blobcatnotlikethis:

boosted

实在无法理解长毛象对于某些人们来说真的难用到非要用app才能学会用吗?而且还要像新浪微博那种app界面才能学会?
虽然我这条是别的客户端发的,但是从认识象开始,我就一直用着网页版……
我几乎在简中网络平台再也见不到那么好用的网页版了。
我真的非常无法理解现在这种什么都要app化趋势,包括之前AO3和中图网也屡屡被问为什么没有app?
网页版真的很好用,为什么需要app?

翻XMonad配置翻到NixOS,看了一下又是个纯函数式的东西。整个系统配置全靠一个配置文件,安装的包都是模块化处理。
看上去是个会搞的人能搞得很精妙的系统,然而我XMonad都搞不定的人还是不踩这个坑了......

看到XMonad的配置后我算是终于明白为啥说dwm简单了 :aru_2050: :bc019:

不是,面试再不出消息我的ipad都要到了 :bc019:

实在是闲着无聊把系统换回win两天后又没憋住换成了Arch Linux,不过这次完善了一下配置的细节,等搞完稍微记一记存个档好了

像我这样喜欢重装系统装着玩儿的怕是也病得不轻

清老旧缓存媒体文件清了22G,吓尿我了

Show more
Holmmade Café

欢迎来到 Holmmade Café!这是一个基于 Mastodon 搭建的网络社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成员可以一起创造良好的互动体验。